Ce diaporama a bien été signalé.
Nous utilisons votre profil LinkedIn et vos données d’activité pour vous proposer des publicités personnalisées et pertinentes. Vous pouvez changer vos préférences de publicités à tout moment.

米羅

307 vues

Publié le

  • Soyez le premier à commenter

  • Soyez le premier à aimer ceci

米羅

  1. 1. 超現實的清醒人生 文 Shannon Liu.資料提供 國立歷史博物館、時藝多媒體股份有限公司.版權 米羅基金會(Fundació Joan Miró)、米羅基金會美術館(Successió Miró) 一沙一世界 一花一天堂 女人、小鳥、星星 簡潔的符號 道盡宇宙萬物的全貌 米羅的童趣世界 剎那即永恆 紅色、黃色、藍色,點點的星空和翱翔的飛 鳥,西班牙藝術大師胡安.米羅(Joan Miró)在 畫布上、雕塑裡呈現出符號共舞的萬花筒,讓 人看得目眩神迷。來自西班牙巴塞隆納米羅基 金會美術館(Fundacio Joan Miro)、馬約卡皮拉 爾米羅基金會美術館(Successio Miro)和米羅家 族收藏的八十六件油畫、石版畫、織品與雕塑, 在國立歷史博物館、旺旺中時媒體集團時藝多 媒體的策劃下,於國立歷史博物館絢爛登場, 展品多為米羅於 1960、1970 年代風格成熟之作, 尤其是以女人、小鳥和星星為主題的作品。米 羅是超現實主義的代表人物之一,與達利、畢 卡索並稱二十世紀西班牙三大藝術家,他終其 一生不斷突破,從寫實、野獸到超現實主義, 又從萬物中反覆推敲,歸納出一套獨有的米羅 密碼,符號構圖簡潔、色彩鮮豔生動,米羅的 畫風,總是有種天真、無邪的風格,作品看似 簡單,卻有嚴謹的構圖與視覺的平衡效果,呈 現出詩一般的氣質。米羅曾在筆記中寫道:「我 的作品應該像首由畫家譜曲的詩。」可見他的藝 術是融合了畫與詩。 米羅創造出穿越事物表層,喚起夢境與夜景、 神祕與詩意的作品,或許與其生長背景有關, 他出生於一八九三年的巴塞隆納,孩提時的他 光是在田野嬉戲,觀察大自然中的昆蟲、鳥類、 植物,就讓他目眩神迷,也常到加泰隆尼亞 (Cataluña)美術館欣賞展出的羅馬式壁畫,皆成 為米羅日後畫作裡的基本元素。一如頻繁出現 於米羅畫作中的「女人」、「小鳥」、「星星」符號, 概括的不僅是米羅數反覆強調的主題,亦是一 種透明的書寫,給予每個元素精確與清晰的關 注:女人有著清晰可變的性徵,始終如一的黑 色塊狀;小鳥則是ㄧ簡潔線條,開始與結束都 是一個點,隱喻飛行的迅捷,或是鳥類的靈巧; 由於底下帆布的原始底層塗料顯露出來的片段, 使得放射狀的星星於其上閃爍。 國立歷史博物館 位於台北中正區,籌建於 1955 年。 建築外觀設計以中國式的宮殿建 築,展品主要以原河南博物館運往 台灣的藏品,和日本歸還部分於中 日戰爭掠奪的文物,共五萬餘件, 包含華夏文物及台灣文物,像是甲 骨、青銅器、玉器、瓷器、石雕、 文獻及字畫等等。 《女人•小鳥•星星─米羅特展》.國立歷史博物館 1.〈Figure and Bird〉,1948,石版畫,65x50.5cm,米羅基金會收藏,©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2.〈Bird in the Night〉,1967~1968,油彩、炭筆 / 畫布,41x24.5cm,©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同前頁作品圖 3.〈Oda a Joan Miró〉,1973,石版畫,88x61cm,米羅基金會收藏,©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4. 為了「米羅特展」,米羅孫子胡安.旁耶.米羅伉儷遠從馬約卡島至台灣,並帶來珍藏從未問世的 5 件油畫。 5.〈Figure in Front of the Moon〉,1976,油彩、壓克力顏料 / 畫布,146x97cm,米羅基金會美術館收藏,©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3 4 1 2 5 157WORLD WRIST WATCH MAGAZINE156 WORLD WRIST WATCH MAGAZINE WatchGallery 美的藝廊 70
  2. 2. 展件〈Cave Bird II〉(洞穴之鳥 II)正是以鳥為 主軸,米羅將畫布平放地板,以黑色油彩潑向 畫布,再將畫布旋轉讓黑漆的線條劃出水平及 垂直的格線,為取得構圖平衡,他增加左側的 黑色大色塊,左上方的橢圓形是鳥的頭部,咕 嚕嚕的轉動大眼睛令人炫惑,右側黑色的大三 角形是軀體,翅膀則是貫穿畫作的粗黑色線條, 碩大的形體充滿懷疑與恐懼,猶如那些居住於 蒙特洛依(Mont-Roig)村山邊,經風吹雨打侵蝕 的洞穴中生物的眼睛,畫中不規則的格子狀, 則好似米羅站在蒙特洛伊小山丘上俯瞰鄉村的 景致,格子中填上的繽紛色彩,是米羅在此處 擁有的童年快樂記憶。 而在米羅的「女人」符號意義中,女人沒有 青春常駐的臉龐,也沒有性感的身體曲線,多 半只有清晰可辨的性徵,或變成概念化的「人 物」,簡潔的結構不需要眼睛、頭髮甚至是性 別,變成符號化的「人」。如〈Women and Birds in the Night〉(夜晚的女人與小孩)中,女性人物是 主宰的元素,她於構圖的中央向上升起,像是 生命之樹;其開闊的結構連接小鳥與各式天體; 頂端上升的黑、黃色水滴,揭露米羅倒置此幅 畫作位置的決定,無獨有偶,在〈Figure in Front of the Moon〉(月光下的人物)、〈Woman in Front of the Moon〉(月光下的女人)、〈女人〉中,女人的 形象就被化約成大樹或符號化的線條,水滴狀 的造型則象徵乳房。或許是因米羅和妻子皮拉 爾鶼鰈情深,因此,女人對米羅而言,不僅是 繆思女神,也是孕育眾生的母體、粗壯堅韌的 樹木,繁衍並護衛綿延的生命。米羅從大自然 中汲取無數生命元素,就如他曾說過的:「對我 而言,形式從來就不是抽象的,它總是某件事 物的符號,它通常是一個人、一隻鳥或其他事 物,我的繪畫從來就不是為了形式而形式。」帶 給世人天馬行空、如夢如幻的清醒想像。 1.〈Young Girl Escaping〉,1967,彩繪銅雕,166x31x58.5cm,©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2.〈Cave Bird II〉,1971,油彩、壓克力顏料 / 畫布,162X130cm,米羅基金會美術館收藏,©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3.〈Figures and Birds with a Dog〉,1978,壓克力顏料 / 畫布,73X92cm,米羅基金會收藏,©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4.〈Woman with a Beautiful Hat, Star〉,1978,油彩 / 畫布,116x89cm,©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5.〈Figure and Bird in Front of the Sun〉,1976,油彩、壓克力顏料 / 畫布,146x97cm,©Successió Miró/ADAGP,Paris,2013 2 3 4 5 1 158 WORLD WRIST WATCH MAGAZINE

×